ʼ88

<上一版 下一版>
《西厢记》中的红娘
文章发表于:2020年01月17日

19语文教育硕士  陈慧敏  

红娘是《西厢记》最重要的人物形象之一。金圣叹说:“《西厢记》止写得三个人:一个双文,一个张生,一个红娘……譬如文字,则双文是题目,张生是文字,红娘是文字之起承转合,便令题目透出文字,文字题目也。”红娘虽然身为奴婢,但没有半点奴颜和媚骨,作者赋予红娘机智勇敢、热情泼辣的个性。在剧中她并没有因为是配角而暗淡无光,恰恰相反,红娘是王实甫精心塑造的典范人物,在剧中发挥着戏胆的作用。

改变奋斗格局,凸显进步思想

红娘本是老夫人安插在崔莺莺身边的眼线,她开始只是听从于老夫人的支配,对莺莺的一举一动进行监管。张生初见莺莺,想托红娘向莺莺披露心意:“小生有句话儿,不知讲得否?”红娘则回答“既然有话,自己思考,古人说,言出如箭,弗成乱发,一人入耳,有力难拔,该说的说,不该说的不说。”以至于张生发出“不作美的红娘太浅情”的怨叹。老夫人赖婚之后,红娘同情痴情的张生不满老夫人悔婚,才开始真正介入张生和莺莺的恋爱,甘愿当他们的“撮合山”。张生依照红娘的支配,趁莺莺去花园焚香的机会抚琴以通情意,听琴后莺莺感受到了张生的浓烈爱意,心中燃起了对恋爱的强烈向往。红娘的涌现,改变了张生、莺莺与老夫人的奋斗格局,她协助崔张二人向以老夫人为代表的封建礼教奋力反抗,凸显了作者“有情人终成眷属”的恋爱理想,把剧本上升到反对封建礼教的新高度。

引发矛盾冲突,推动情节发展

“闹简”、“赖简”等折,红娘在莺莺与张生之间引发的矛盾冲突,不仅让二人克服自身弱点,从封建思想的桎梏中挣脱出来,还起到了推进崔张恋爱发展的作用。“拷红”是红娘的专场戏。在这一折中,老夫人识破崔张二人的私情,拷问红娘。红娘不卑不亢、以攻为守。她先责备老夫人不守诺言:“当日军围普救,夫人所许退军者,以女妻之。张生非慕小姐颜色,岂肯区区建退军之策?兵退身安,夫人悔却前言,岂不失信乎?”接着说明老夫人赖婚才是崔张私会的原因,指出“既然不肯成其事,只合酬之以金帛,令张生舍此而去,却欠妥留请张生于书院,使怨女旷夫,各相早晚窥视”。最后以相国家风为切入点让老夫人权衡利弊:“若不息事,一来辱没相国家谱;二来张生日后名重天下,施恩于人,忍令反手其辱哉?使至官司,夫人亦得治家不严之罪。官司若推其祥,亦知老夫人背义而忘恩,岂得为贤哉?”由于红娘据理力争,老夫人无可奈何地认可“则是我的孽障,待怨谁的是”,终于把莺莺许配给张生,崔张取得了自主婚姻的胜利。由此可见,红娘在《西厢记》中起到了引发矛盾冲突,推动情节发展的作用。

揭示人物心理,刻画人物性格

在《西厢记》中,红娘还起到了揭示人物心理,刻画人物性格的作用。崔莺莺是知书识礼的千金小姐,她心中有对恋爱的渴望,也有对经办婚姻的不满,然则贵族家庭的教养要求她一切行动都必须合乎规矩礼法。在“闹简”一折中,红娘的“不作美”,把一个“假意儿多”、“小则小心肠儿关”的小姐形象刻画得惟妙惟肖,揭示出莺莺内心情与礼的矛盾与挣扎。在“赖简”一折中,红娘“乔坐衙”,故意揶揄张生,主导了一系列喜剧性的画面,刻画出张生专一、真诚的性格,一个痴心的“傻角”形象跃然纸上。

《西厢记》中红娘的影响无处不在。她穿针引线,周旋于崔张二人之间,引导张生勇敢追求恋爱,赞助莺莺打破礼教的束缚。她挑战老夫人的权威,作为一个反对封建势力和支持恋爱自由的勇士,最终造诣了崔张的美满恋爱。《西厢记》中有了红娘,能力血脉贯通,主要人物性格也更加丰满。因此,有戏曲家称红娘为《西厢记》的“戏胆”。


微信图片_201912251411267

点评:

张生和莺莺的故事早已家喻户晓。这个故事来源于唐代元稹的传奇小说《会真记》,金代董解元作《西厢记诸宫调》,改变了《会真记》始乱终弃的结局,元代王实甫在董西厢的基础上作杂剧《西厢记》,谱写了一曲“有情人终成眷属”的恋爱传奇。王实甫撰写的崔张故事有何分歧,著名学者夏志清认为,王实甫的大功在于“他给红娘一个实际上比莺莺还大的角色,在他为红娘写下几出最精彩的戏”。陈慧敏同学的这篇文章对王西厢中红娘的文学意义进行解析,与夏志清先生的观点不约而同。(指导老师:田欣欣)

本班学生编辑:陈子林

皇家88皇家88
皇家88

Copyright © 2002-2019皇家88版权所有